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穿越另一個世界 第三十五章 血液失效

作者:今晚沒吃藥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怎么回事?這怎么可能?”此刻上官心月已經趕了回來,只不過看著眼前這一幕,她有些精神恍惚,不敢相信。

    在她眼前這小院已經全部坍塌,各種花草樹木全都倒成一片,地上全是碎裂的瓦片和泥土,一片狼藉。

    “婉兒,小天,小雅,小蝶,陳伯?”她一個一個名字呼喊著,抱著一絲僥幸的心態,好希望此刻有人能回應一下她。

    可是她喊了半天,這里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她不由得感覺好無力,腳下一軟坐倒在地。只是此刻臉龐上淚水像斷了線似得,一滴一滴的滑落而下。

    “誰?”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終于聽到背后有一絲響動。可正當她驚喜的回過頭,卻發現一個身穿夜行服的人站在自己身后,立馬有些怒意的喊道

    “小姐,是我!”

    “陳伯?”一股蒼老的聲音傳入上官心月耳里,聽得哪熟悉的聲音,她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欣喜。

    隨后看見后者摘下面巾,她才急忙問道“婉兒呢,他們沒事吧?”

    “小姐,對不起!我也才趕回來!”陳伯聞言有些愧疚的說道,言語中更是充滿了陣陣悔恨。

    “不會的,你去哪兒了?干嘛不在家!”上官心月聞言愣住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對著陳伯哭喊著說道

    “我…對不起!”陳伯聞言張口欲說什么,可是看著上官心月哪樣子,到嘴的話還是生生忍了下去。

    “發生了什么事?”

    這時天空上劃過幾道霞光,急速而來,最后停留在這院落上。

    抬頭望去十幾個身穿道服,腳踩著寶劍之人,此刻正在院落上空幽幽的看著下方。

    “怎么回事?”凌長老收回寶劍,從空中落了下來。看著眼前這一幕,臉露震驚之色,忍不住走上前詢問道

    “凌長老?你怎么來了?”上官心月看清來人,便開口問道。

    “我感受到酒樓街道有打斗,便去查看。看現場留下的痕跡是你的劍法,知道出事,便尋了過來,正好感受到哪恐怖的能量波動!”凌長老看著上官心月的樣子,只見她面如死灰,哪里還有當日的風采。有些嘆了口氣的繼續問道“哎,到底發什么了?”

    “我不知道!”上官心月看著凌長老,聞言搖了搖頭,面露痛苦之色的說道

    “你當初就是為了避免那些流言蜚語,便在道盟安排下來到紫楓城安住,會不會是那些人找來?”凌長老思索了一下,才開口有些驚訝說道“難道那些傳言是真的?”

    但看著上官心月思索了一下,還是搖著頭,喃喃自語著說著不知道。凌長老頓時有些頭大“難道你夫君真的沒給你留下什么嗎,你好好想想或許能有幫助?”

    “凌長老,小姐都說了不知道,怎么還問?況且小姐當年臨走之時,道盟也查了,而且就算是有什么,小姐當時可是什么都沒帶就走了。這點你們道盟不是最清楚嗎?”陳伯此刻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耐的說道

    “你是誰?”凌長老見自己被打斷,聞言看著陳伯,只見他此刻穿著夜行服,有些皺了皺眉頭質問道。

    他起初來到就看見陳伯了,但見他與上官心月在一起,便沒有在意。可現在卻被他打斷了自己的問話,心里有些不快,就連語氣都不善了幾分。

    可就在他等著后者如何回答時,卻看到后者面露欣喜之色的說著

    “小姐,好像有咳嗽的聲音?”

    “是婉兒…他們在哪里!”陳伯低聲的說了一句,然后側著耳朵認真的聽著,隨后臉色大喜,指著后排一座倒塌一半的房屋說道。

    “婉兒…”上官心月聞言,側耳也聽了一下。發現后者并沒有騙自己,哪咳嗽的聲音明顯就像是婉兒的。頓時欣喜若狂。

    上官心月作勢就欲搬開哪倒塌的房梁,可是卻被陳伯制止住了。

    “小姐,讓我來吧!”陳伯說完,上前一步,大喝一聲去,便看見一陣柔和的光芒包裹整棟倒掉的房梁和瓦片,然后慢慢的移開一邊。

    頓時哪邊區域被清理的干干凈凈,只有一些還未倒塌的墻壁還立在原地。看著屋內幾人身影,應該是倒塌的房梁撐住了些空間,才讓他們幸免于難。

    只是待他們走近時,欣喜的臉龐才越發的難看。只見屋內倆個黑衣人倒在一邊,看著他們瞳孔放大,雙眼充血,明顯已經死了。

    小蝶嘴角留著血跡,閉著雙眼生死不知。而小雅卻是渾身血跡斑斑,倒在血泊中。看著胸前看恐怖的劍傷,就讓人心驚不已。

    上官心月看著這一幕呆住了,銀牙緊咬著,雙手也不由的握緊了拳頭。

    可就在這時,她又聽到哪陣咳嗽聲,看著桌子旁婉兒哪因咳嗽而抖動的身子,她還是急忙走上前去,扶著婉兒呼喊著

    “娘親!”婉兒睜開眼睛,看到哪熟悉的面孔,頓時抱著上官心月痛哭了起來。“娘親,救救晨天他們!”

    “放心吧!晨天沒事!”上官心月看了眼懷里的婉兒,對著后者安慰一句。其實她早就看到晨天胸口此起彼伏著,明顯就是昏迷了。

    “小雅姐和小蝶姐呢?”婉兒聞言才止住了痛哭,想轉過頭看看娘親身后,但被娘親把頭板了回來,才有些難過的問道

    “沒事的,娘親先帶你離開這兒!”上官心月看著婉兒,安慰了一句。

    她不愿她看到身后的那一幕,怕她害怕。連抱著婉兒的時候,都捂著她的眼睛。

    此刻看著陳伯也抱起了一旁的晨天,便打算先帶他們離開這里再說。

    “嗯?陳伯?”晨天突然感覺自己身子被人抱起,有些疲憊的睜開了雙眼,入眼便看見哪熟悉蒼老的臉龐,有些疲憊的說著

    “嗯,沒事了!”陳伯看著懷里的晨天,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安慰道

    “小雅姐和小蝶姐呢?”晨天聞言突然想起了什么,想轉過頭看看陳伯身后,卻同樣被陳伯攔了過來。頓時他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不,讓我下來!”晨天有些不安的想從陳伯懷里掙脫下來,可卻被陳伯死死抱住了。他才有些難過的說道“求求你了,陳伯!”

    “讓他下來吧!”上官心月回過頭看了眼陳伯懷里的晨天,看見他面露痛苦之色,知道他或許已經知曉。隨后便又看了眼懷里又熟睡過去的婉兒,她才咬了咬牙開口說道

    “晨天你要干什么?”陳伯剛放下晨天,便看見他拖著有些站立不穩的身子,走到黑衣人附近,拿起長劍朝著小雅和小蝶的方向走去,立馬上前有些驚愕的說著

    “陳伯,我的血可以治傷,或許能救她們!”晨天看著自己拿著長劍的手被陳伯抓住了,立馬有些著急的解釋著

    “額?”陳伯聞言先是一愣,可見后者的樣子,哪幼稚的臉龐上哪難過的模樣,雖讓人心疼,但哪一抹認真的神情卻讓陳伯知道他不是開玩笑。但還是出言說道“沒用的,她們已經死了!”

    “不,讓我試試,或許可以!”晨天搖了搖倔強的說著,但是他怕陳伯不信,又才急忙說道“我以前就是被人用劍穿過胸口,醒來過來就什么事都沒有了,連傷口都好了。我知道這跟我血液有關系,陳伯,求求你,讓我試試!”

    “小蝶和小雅姐對我那么好,我不想她們就這樣死了!”晨天說著說著,好像想起了往事,淚水也不停的流著。

    “哎…”陳伯搖了搖頭,聞聽晨天的話語,他雖然震驚不少。但看著他哪認真又倔強的樣子,還是忍不住松開了手!

    只見晨天見得他松開手以后,便拿著長劍握住了劍鋒,瞬間從手里劃過,頓時就出現一道顯眼的傷口,鮮血也不停的從傷口處溢了出來。

    然后便看著晨天握著血流不止的小手,走到小蝶身旁,將手掌放在小蝶嘴上,血液也順勢的流入小蝶口里,有的甚至從她的嘴角溢了出來。

    可等了良久,只見晨天的身子有些晃了晃,似乎站立不穩。小蝶也沒有任何反應,但是從口里的血液卻溢出來的更多了。

    “沒用了,別試了!”陳伯看著晨天又拿起長劍,好似嫌血液流淌慢了下來,準備又打算在手上劃道口子。便急忙伸手阻攔了下來。

    “不,不可能的!對我也有效,對白狐姐姐也有效!怎么會失靈?”晨天聞言看著陳伯,搖著頭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難過的說著。

    “好了,晨天!你應該學著面對,不是這樣逃避現實!”此刻上官心月看著眼前的晨天,也聽得他的話語。再她眼里就算他曾受過傷,血液特殊,那也只不過是對活人有效,而不是已經逝去的人。所以此刻看著他如此模樣,有些忍不住悲傷還是對著后者吼道

    “她們已經死了,就算你的血液特殊,哪也是對活人才有效吧!”

    “別再打擾她們了,就算她們還活著,也不愿看你這樣!”上官心月別過頭,閉上了眼睛,一滴淚水從眼角滑過。

    她又怎不會傷心?小蝶和小雅跟著她這麼久,雖然是徒弟名分,但她早已把她們當做了家人。更何況倆人還小,還都很年輕。現在看到二人因自己受到了牽連,心中早已悲痛不已。

    “怎么會?”晨天聞言看著自己的手掌,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語著。

    他一直都對自己血液的奇特感到意外,所以才打算一試,可是現在聽到后者所言,他卻有些迷茫了。不敢相信這一切,也毫無辦法,頓時一陣無力感讓自己深感愧疚和難過。

    “陳伯,帶上他走吧!”上官心月看著晨天的樣子,轉過身有些不忍,但還是對著陳伯說道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西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