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穿越另一個世界 第四十九章 奇怪的木牌

作者:今晚沒吃藥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好了,別生氣了。下次再努力不就好了!”飯后,月靈走出屋外,坐在院子里的小石凳上。看著一旁悶悶不樂正洗著衣服晨天,有些忍俊不禁的寬慰著。

    “真沒想到,你居然到達了小妖王實力了,真快啊!”她伸手撐住下巴,身子靠在石桌上,偏過頭看著晨天幽幽的說著。

    “怎么,還在生氣啊!這麼小氣呀?”月靈看著還是默不作聲洗著衣服的晨天,有些無奈了。

    從得知自己用了幻術,到現在一直都沒有開口理過她。

    “你居然用幻術,這不明擺著讓我輸嘛!”晨天有些不服氣的說著,說完,更有些使勁的搓起了手里的衣服。

    “怎么?只許你使用靈力,不許我使用幻術?”月靈饒有深意的看著晨天,幽幽的笑著。

    “你可知道的,我沒有靈力哦!”

    “那你也得事先只會我一聲啊,這明顯連九靈姐都會中你的招,更何況我?”晨天聽到月靈的話語,看著后者哪臉上微微的笑意,心里頓時有些不舒服,偏過頭有些強硬著說著。

    說實話做家務這些事,如果真要他干,他也不會推辭。只是這樣生活才有了些樂趣,不會顯得那么死氣沉沉。可現在聽到后者的話,讓他不由的想起自己努力的目的,也更讓他堅定了許多。

    “吶,我說小天子,你來這個世界多久了?”

    “快十年了,怎么了?”晨天看著月靈哪充滿笑意的臉龐,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不知她為何會突然問起這個……

    “十年了,想過家嗎?”月靈看著晨天幽幽的說著。說完,好似嘆了一口氣,轉過頭,目光不知看向了何處。臉上也扯出了一絲笑容,繼續說著“想過你父母嗎?”

    “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能回到他們身邊?和他們一起幸福的生活…哎,你干嘛?”月靈此刻思緒不知飛到哪里去了,正幽幽的說著。可這時卻突然感覺被人抓住了手腕,將她拉了起來。

    她看到晨天抓著自己手腕,此刻正眉頭深皺著,有些疑惑不解……

    “月靈姐,要不我們出去走走吧!”晨天聽到后者的話語后,心中早已不是滋味。此刻看著眼前的月靈,心里更是一疼。思索一下,好似打定了主意,開口說道。

    可隨后卻看見月靈伸出另一手,對著自己額頭就是一個爆栗。

    “嘶,你又彈我干嘛?”晨天有些吃痛的松開了手,使勁的揉著自己額頭,有些不滿的痛呼出聲。

    “哼,臭小子,衣服沒洗完就想出去耍?”月靈看著吃痛捂著頭蹲下的晨天,有些得意的說著。

    “偷懶也不找個好借口?”

    “不,我是說我們出去,離開這里,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去。”晨天又揉了揉額頭,才站起身來,看著一臉得意之色的月靈,才開口解釋道。

    其實剛才月靈哪個爆栗他能躲過的,畢竟后者沒有使用幻術,憑他小妖王的實力,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可他還是選擇承受了下來,因為看著此刻月靈的樣子,雖然有點疼,但他覺得值得這樣。

    “啊?”月靈聞言先是一驚,隨后目光緊緊的盯著晨天,看著后者哪一臉認真的神色,有些茫然的繼續說著“我們去哪兒?”

    “去紫楓城啊。”晨天想了一下,隨后開口說道。

    因為在他來到這個世界過后,去過的地方也不是很多,唯一有印象的便是牛家村和紫楓城了。

    “或者我們也可以去別的地方看看,世界這麼大,到處都可以逛一遍,就當游山玩水吧!”晨天看著皺著眉頭一臉猶豫不決的月靈,立馬補充的說著。

    “不行,九靈姐姐吩咐過,要我們在這里生活。而且……”月靈看著晨天,聽到后者的話后,雖然心中一動,但隨后想起來什么,還是出言拒絕的說道。

    “而且外面也不太平,出去萬一遇到什么危險怎么辦?”

    “放心,我會保護好你的!”晨天看著一臉擔憂的月靈姐,雖然勸說著自己,但他還是從她哪不經意的眼神里看出,她心里還是向往著外面的世界。

    “有我在,我不會讓你受傷的!”晨天點了點頭,鄭重的說著。

    他知道這個世界對于月靈不太友好,或許對自己也是不怎么友好。換做以前他或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也真的認為在這里生活一輩子也挺好,可和月靈待久了,他才明白,這個看似活潑的月靈,如果真在這里待上一輩子,或許真的很可憐。

    “我們就出去看看,真的待不習慣我們再回來!”晨天看著月靈臉上閃爍著表情,知道她內心有些動搖了。有些期待著看著月靈,緩緩說道。

    “可是…九靈姐姐快回來了,到時候發現我們不在,怎么辦?”月靈有些擔憂的看著晨天,看著后者哪一臉期待的神情。她知道勸說不了他了,而且自己也被他說的想出去走走了。

    “安啦,九靈姐哪次回妖界不是半年多才回來一次,沒那么快回來。”晨天聽得月靈的話語后,看著后者哪神情,明顯就是被自己說動了,便立馬拉著月靈的手,也不顧后者的掙扎,便打算朝外面走去。

    “等一下…”月靈被晨天拉住,還是有些抗拒,準備說些什么,略微掙扎了一下,便也就隨他了。

    “好啦,聽我的,大不了我們再九靈姐回來之前趕回來不就好了。”晨天打斷了月靈的話語,拉著月靈頭也不回的朝著大門外走去。

    ……

    “等一下!”

    月靈看著晨天不由分說的拉著自己下了山,穿過花海般的草地,來到這個斷崖邊時。

    她看著晨天準備踏出去時,急忙出言拉住了晨天。

    “又怎么了,放心好了,九靈姐姐以后問起來,我一個人擔了。”晨天回過頭說道。

    “前面是懸崖啊。”月靈看著晨天有些無奈的表情,還是出言提醒著。

    “我知道,不就是個幻陣嘛,沒事,我記得我剛來就這樣進來的。”晨天聞言有些疑惑,難道月靈姐不知道這進來的方法。這明顯不可能啊,只得再心里以為后者還是有些不想出去,抗拒著勸說自己。

    “臭小子,你以為這懸崖是假的啊?這可是真的懸崖,只不過這幻陣是把這個山谷所隱藏了而已。”月靈看著晨天哪一臉質疑自己的表情,有些好氣。這明顯就是一個白癡嘛,什么都不懂還真敢闖。

    “不會吧?”晨天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因為他還記得自己和九靈姐剛來的時候,不就是一步走過來的,怎么會突然有個懸崖?

    “吶,用這個!”月靈看著晨天哪質疑之色更濃了,分明就是不相信自己。她無奈的搖了搖頭,從腰間扯出一塊木牌,遞在晨天面前說道。

    “這破木頭牌牌,干啥用的?”晨天接過木牌,看著這木牌和普通樹木一般無二,有些疑惑的晃了晃。

    “什么破木頭牌牌,這可是陣牌,沒有這個你休想出去!”月靈聞言看著晨天哪鄙夷的神色,有些頭大,不由的伸出手捂住了額頭。

    “哪這個怎么用?”晨天聞言看著月靈,看著后者如此模樣,才有些尷尬問道。

    “握住,往里面注入靈力。”

    晨天聽得后者話后,便看了一眼手里的木牌。還是那樣普通,就算丟在人群里也不會多看一眼。

    但他還是按照月靈的話去做了,閉上了眼睛,緩緩的感受著身體里的靈力,將靈力匯聚于右手上的木牌里。

    可是當自己靈力進入哪木牌后,卻感覺自己那些靈力如泥牛入海一般,全部消散了。

    “哎,我說月靈姐,你不會是誆我吧?”良久,晨天睜開眼睛,看著手里毫無反應的木牌,有些不解的看著月靈。

    “哎,看著!”月靈滿頭黑線的從晨天手里拿過木牌,也不愿多說了,隨后伸出自己青蔥白嫩的手指,再上面隨意的寫著什么。

    只是當她寫完后,哪木牌好似有了光芒般閃爍了一下,要不是晨天一直盯著入神,說不定都不會察覺。

    而此時他看著月靈手里的木牌,那上面赫然已經出現了一個鮮紅的大字,一個‘靈’字。

    他有些驚訝,看著哪入骨紅艷的字體,感覺好似有股牽連心神的感覺,自己身體也有些燥熱了起來。

    “好了!”

    隨后聽到月靈的聲音傳來,他才有恍惚般清醒了過來。

    “你怎么了?”月靈好似察覺到晨天有些不對勁,有些擔憂的詢問道。

    “沒事,這個木牌真的好奇怪!”晨天看著一臉疑惑的月靈,才搖了搖頭說道。

    “哪當然了,被震撼了吧!”月靈看著晨天哪驚訝的樣子,才有些滿意之色。

    看著后者點了點頭,她才隨手將手里木牌交到晨天手里,才開口說道:“這個木牌需要靈王實力才能催動,現在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西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