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穿越另一個世界 第五十三章 一個傻子

作者:今晚沒吃藥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呼…”

    這時盤坐在地的男子,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才緩緩的睜開了眼。

    “怎么樣?好多了吧?”晨天躺在一旁的草地上,察覺到了那男子的動靜,便坐起身子,看著男子微微一笑的說道。

    “嗯,內傷已經不礙事了!”哪男子聞言看著晨天,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驚喜。

    他沒想到后者居然給他的藥丸,竟然如此神奇。不僅能修復身體上的損傷,就連內傷都快治愈了不少。

    “這是什么藥,竟然治愈效果這麼強?”他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發現除了有些酸楚感,已經不礙于自己行動了。才開口對著晨天說道。

    “這可是頂級療傷藥,萬靈丹!”晨天從懷里掏出哪個小瓷瓶,指著上面的靈字夸夸其口的說著。

    “無論你身受多重的傷,只要服下這萬靈丹,保證你馬上生龍活虎的!而且…”

    “這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這挨一刀服一顆,保證你想再挨刀!”

    此刻晨天正不要臉的對著哪男子介紹著手里的萬靈丹……

    “噗…”在一旁正看著他倆交談正歡的月靈,聽到晨天哪厚著臉皮的話,有些忍不住的笑出了聲。隨后饒有深意的看著晨天,緩緩的說著。

    “喲,還萬靈丹,名字起的挺不錯的啊!”

    “這…?”哪男子聽到月靈的話語傳來,聞聲看去,頓時有些呆住了。

    剛才還不曾注意,此時看著月靈笑的模樣。讓自己心中一動。

    哪肌膚勝雪,明眸皓齒,柳眉彎月般絕美精致的容顏,一顰一笑都如畫中仙一樣,傾人心城。讓他不由的看呆了。直到晨天走上前來,他才清醒了幾分。

    “兄弟,別搭理她。咱們說咱們的,你說你打算出多少錢吧?”晨天走上前去,拍了拍那男子肩膀,嬉皮笑臉了起來。

    這些藥可是他問九靈姐姐要的,本來就不多。全是他再靈門谷那會兒和大熊決斗時準備的,以前打不過哪大熊,還全靠這藥丸才能療傷。自己平時也舍不得吃,現在這一天就用了倆顆,難免會有些心疼。

    不過,一想起這不這男子還在嘛,看他的打扮,還有哪柄寶劍,明顯就是上品法寶。一看就是有錢人,所以就考慮狠狠的宰回來,便取了一個唬人的名字,打算連著哪頭虎精的份一起要回來。

    “什么錢?”哪男子聞言有些驚愕,看著晨天眼里全是疑惑。

    “額?我說這萬靈丹,你不是打算吃白食吧?”晨天同樣有些驚愕的看著哪男子,發現他有些不明所以,好似沒聽懂,便又開口提醒道。

    “兄弟,這還要錢啊?”

    “當然了,不然誰白幫你?”晨天聞言一陣白眼的看著哪男子,才繼續說道

    “可是,出門匆忙,并未帶多少錢財。”那男子聞言看著晨天哪一臉嫌棄的樣子,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頭,隨后從懷里掏出一個錢袋,遞在晨天面前。

    “只有這麼點,也不知夠不夠?”

    “臥槽,這夠個屁啊?”晨天本看著哪錢袋鼓鼓的,正滿心歡喜的接了過來,一打開才發現里面全是銅錢,只有哪為數不多的散碎銀兩。頓時滿臉黑線的看著哪男子,不由得吼出聲來。

    “你出門帶這麼多銅錢干嘛?”月靈看著晨天接過哪一大袋錢袋過后,居然還不滿足。正欲上前說他倆句,才看見他手里的錢袋里面裝滿了銅錢,有些疑惑的看著哪男子問道。

    “這個…”哪男子聞言看著身前的月靈,頓時感覺有些尷尬,支吾了半天才開口繼續說著“這是我自己存了倆三年的錢。”

    “額…”月靈聽到后者的話語后,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哪男子。

    沒想到這麼點錢,還是他存了倆三年的……

    “你騙鬼呢,你看你哪身打扮就非富即貴,尤其那柄寶劍,是上品的吧?”晨天聞言同樣有些驚訝,但隨后看見他手里的寶劍,才開口一臉質疑的看著哪男子。

    他才不相信能使上這麼好的寶劍的人,居然會這麼窮。

    “要不,拿你哪把寶劍來抵賬!”

    “這…”哪男子聞言,下意識的將拿著寶劍的手往后縮了縮。

    “怎么,不愿意?”晨天看見那男子這細微的動作,眉毛一挑的幽幽說著。

    可隨后哪男子聽到晨天哪言語,抬起頭看了晨天一眼,便將寶劍拿在手里細細的揣摩了起來,滿臉不舍。

    “也罷,就先交于你,等我有錢了,才將它贖回!”良久他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將手里寶劍遞在晨天面前。

    “怎么,看你這一臉委屈,好似是我強買強賣一樣?”晨天將哪男子動作盡收眼底,看著他臉上雖然不舍,但好似打定主意般語氣和態度,有些疑惑。

    “不,兄弟,你誤會了,這是我娘留給我的,我看做比我生命還重要。但你對我有恩,還請你好好保管。他日有錢時,還望兄弟能讓我贖回來!”那男子微微一笑,帶著一股深重傷感的語氣緩緩說著。

    “哼,那你這點錢居然也存了三年,要等你有錢了需要多久?”晨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語氣里還透露著一絲冷笑。

    “晨天!”月靈聞言看著哪一臉嫌棄的晨天,有些皺了皺眉頭,低聲喊道。

    “沒事!”那男子聞言看了眼一臉擔憂的月靈,對后者抱有感激的笑了笑,隨后才轉過頭對著晨天有些自信的說著。“我打算回去以后就去當除妖師,這樣用不了多久就能還上了,你放心吧!”

    “走,月靈姐我們走,這個傻子會傳染!”晨天聽得哪男子的話后,看著后者哪自信的樣子。頓時一身雞皮疙瘩,轉過身拉著月靈就朝前方走去。

    “怎么了,兄弟?我說的是實話,等我有錢了一定贖回來,劍你拿著吧!”哪男子看著晨天轉身就走,并未拿自己手中寶劍,頓時有些疑惑的說著。

    “你還是留著殺妖吧,記得這把劍算我租給你的,以后不許殺好妖就成,作惡的妖隨你處置,不要讓它成為不分是非黑白的劍。”晨天擺了擺手,腳步沒有絲毫停留,頭也不回的說著。

    對于他來說,這把劍要不要無所謂。但看著哪男子的神情,明顯這把劍對于他意義非凡。

    一個能把劍當做比他生命還重要的東西,還是他娘親留給他的。晨天當然懂了,只是看著哪壓抑的氣氛,他覺得有些不舒服,所以才打著哈哈,拉著月靈打算離開了。

    “只殺惡妖,不殺好妖?是非黑白?”哪男子聽得晨天幽幽的話語,看著他的背影,又想起他放過虎精的場景,心里微微有些悸動。

    “不要讓他成為不分是非黑白的劍嗎?”他低下頭,看著手里的寶劍,緩緩的撫摸著劍身,低聲喃喃自語著。

    這一刻他好似有些明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西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