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穿越另一個世界 第六十章 報復,赤裸裸的報復!

作者:今晚沒吃藥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哎…這個世界真的能改變嗎?”

    晨天坐在屋頂,感受著涼涼的微風吹來,看著遠方有些嘆息著。

    他講完故事,看著已經熟睡的月靈,便將她抱上了床,獨自一人來到房頂思索了很久。

    想到后者哪一臉憧憬和期待的神情,他有些恍惚,好像那一刻月靈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笑的那么天真,無憂無慮的。

    一個故事就能讓后者如此開心,也同樣讓他心里久久不能平靜。

    尤其是看到月靈哪熟睡的樣子,閉著雙眸,臉上依舊蕩漾著幸福的笑容,他心里雖然開心,也同樣有些復雜難明了起來。

    他不知道要怎么去改變,也不知道以后會如何,現在的他就像風中一片葉子,搖搖拽拽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會飛到哪里。

    他有些迷茫了,躺下了身子看著這片星空,不知該何去何從…

    “切,我可是主角,怕個球!”

    他有些自嘲的搖了搖頭,這才剛開始怎么就有點灰心了,難得這次出來了,就該努力的去做一次。

    這不就是自己一直以來的目的嗎……

    此刻他看著哪遙遠的天際,腦海里再次浮現出月靈哪天真的笑容,卻讓他下定了決心,目光也越來越堅定。

    “為了那份笑容,今后由我來守護!”

    ……

    第二日

    早上,晨天推開房門,看到床上還在熟睡的月靈,他臉上不由得露出一起笑容。

    “喂,月靈姐,該起床了!”晨天走上前去,伸手搖了一下月靈身子,輕聲喚道。

    “嗯?晨天?”月靈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才睜開了眼睛。

    “你怎么又跑我房間來了!”月靈看到晨天出現在自己眼前,這才清醒了過來,舉起拳頭就朝后者頭上打去。

    “哎呀,疼!”

    “嘶~好疼!”

    一聲清脆的悶響過后,倆人都有些痛呼出聲……

    月靈是因為使勁太大,而晨天卻是被前者實打實的打疼了,現在正抱著頭不停的揉著。

    “我說你頭是鐵打的嗎?好疼啊!”月靈甩了甩手,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瓊鼻也皺了好幾皺,目光里全是抱怨之色的看著晨天。

    “我說你又打我干嘛?”晨天站起身子對著月靈吼道。

    他有些納悶了,這大清早的發什么瘋,剛醒就挨一頓揍,莫名其妙的。

    可話剛說完,看到月靈一臉怒火的看著他,本來在理的他,頓時就慫了,立馬對著后者嬉皮笑臉道。

    “月靈姐,疼不疼?”

    “下手也不知道輕點,把自己也弄疼了多不好,來我吹吹!”

    說著,晨天就走上前去,準備拉起月靈的手了。

    “少來,趕緊說一大早又跑我屋里使什么壞呢?”月靈伸手打過晨天的手,看著晨天質聲問道。

    “你的屋?”晨天有些詫異了,這貨不是睡懵了吧?昨晚的事忘了?

    “咦?”月靈聞言有些疑惑了,看了看四周,才發現這和昨晚自己哪個屋子有點不太一樣。

    “我昨晚睡著了?”月靈看著晨天,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她回憶一下才記起,昨晚自己來找晨天說事。最后事沒談成,卻聽著晨天講故事睡著了。

    “嗯,不然呢?”晨天有些好氣,但也無可奈何,誰叫自己惹不起她呢。

    “哪你昨晚睡哪兒了?”

    “還能在哪,房頂上吹了一夜冷風不說,今早好心好意喊你起床吃早飯,還挨了一頓揍!”晨天無語的說著,隨后摸了摸了還隱隱作痛的腦袋。得,這頓打白挨了。

    “趕快起來吧,洗臉水也給你打好了!”晨天看著裝起無辜的月靈,頓時一陣頭大,說完便轉身打算出去了。

    “對了!”

    可當他走到門口,突然好似想起來什么,轉過頭對著月靈說道:“差點忘了,我給你準備好一套衣服,放在床尾了,你待會記得換上!”

    月靈聽到晨天在房頂睡了一晚,才知道自己錯怪了他。看著后者郁悶的朝外走去,心里也挺尷尬的。

    可這時他看到晨天轉過頭,哪動聽話語傳入耳里。尷尬之色頃刻消散,換來的是一臉喜悅。

    她回過頭看著床尾,哪疊放的整整齊齊的青藍色衣袍,此刻心里別提多開心了。

    她沒想到晨天居然還給自己買了衣服。

    “啊,怎么是男裝?”她忍不住起身打開哪套衣服,好好欣賞一番時,才發現這衣服設計,還有哪腰帶分明是男裝的款式,頓時有些失落。

    “咳咳…這不昨天咱姐的美色差點引人犯罪,造成了別人挨打了嘛,所以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月靈姐還是委屈一下,免得再讓人來我這個領打挨了。”晨天看著月靈哪失落的表情,故作高深的干咳了一聲,出言解釋著。

    “你確定你不是想報復我,讓你小時候穿女裝?”月靈看著晨天哪一臉大義炳然的樣子,眼波一轉,饒有深意的問道。

    “怎么會,你自己美貌你自己不清楚啊,就連三金第一次見你都呆了半晌,這不…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晨天看到月靈哪幽幽的目光,頓時一陣心虛。

    他可是今早出門買衣服時突然想到的,他原本打算給后者買一套女裝的,可看自己換上新的武服時,那帥氣的臉顯得英俊不少,頓時來了靈感,自己小時候不就是被逼著穿女裝嘛,這不正好有了借口?

    “呸,會不會說話,什么叫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月靈有些不滿的啐道。饒是她聽到晨天哪夸贊自己話,都感覺臉上有些燙了起來。這臭小子夸起人來,還真不怕挨打。

    “這可是花了幾兩銀子買的,而且還是選的最好的。穿不穿隨便你吧,反正我也不介意多打幾個色膽包天的人!”晨天有些受不了月靈哪質疑的目光,說完,便打開了門走了出去,還為后者帶上了房門。

    “哼,說的那么好聽,就這一件衣服,還說換不換隨我?故意的吧?”月靈看著晨天走了,頓時一陣來氣。后者哪話語聽到自己耳里,怎么那么熟悉?分明就是自己以前對他說過的。

    報復,明顯就是報復,赤裸裸的報復……

    “哎,隨了他的意吧!”月靈揉了揉額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她聽完晨天的話后,也才注意到了后者也換上了新的衣服。

    但看著晨天身上哪單一的黑色武服,雖顯得干練清爽了不少,可明顯能看得出,他那身衣服質量和材質都不怎么好,很顯然是后者怕花錢,給自己買了一套便宜的。

    現在她摸著手里那套青藍色的錦袍,入感絲滑,質地厚實,卻是上好的織錦。

    此刻她心中一股暖流油然而生,臉上也浮現出會心笑意。從小除了她娘還有九靈外,現在也只有他把最好的留給自己吧!

    想到這里,月靈也連想到自己娘親時,還是忍不住淚眼迷離,黯然淚下。

    一滴淚就這樣劃過臉頰,滴落在手指下青藍色的衣袍上……

    “切,明明比我小,還裝的那么老成!”她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那些煩心事,便伸手拭去了哪滴淚珠,臉帶笑意的說著。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西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