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卷 64跪吧,跪下來

作者:柳州螺獅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孫悟空,你能這么想就對了,跪吧,跪下來,這是你唯一可以補償我師妹的方法。”

    春三十娘誘惑著說道,心中當然是非常自鳴得意的啦,堂堂齊天大圣,還不是得乖乖在她面前下跪。

    白晶晶見郝欄真打算下跪,內心之中是開心的,起碼他愿意為自己跪下,并非真的一點也不在意她,可是白晶晶心里卻又不想他跪下,自己怎么能看著心愛之人,在自己面前受辱啊。

    “我是生是死,我也滿足了,起碼我知道了你內心是有我的。”

    在郝欄下跪的那一剎那,白晶晶阻止了,她沒有讓郝欄下跪。

    春三十娘見此,大為吃驚:“師妹你瘋了,你干嘛這樣啊,他只是一跪就可能救你的命啊,再說了,這只不過是小小一跪而已,何必如此跟你自己過不去啊,還有,他跪是他自愿跪,又不是你逼他跪。”

    “晶晶姑娘你松手吧,你師姐雖然不懷好意,但她有一點說對了,我下跪,是我自愿的。”

    郝欄伸手想掰開白晶晶抓住他的手,只是一跪,便可以救這個癡情的女人,他沒什么不愿意,致于尊嚴面子之類的,在一個穿越者看來,根本不算什么。

    白晶晶與春三十娘都想錯了,因為這個孫悟空,根本不是真正的孫悟空,所以真正的孫悟空的那些包袱,他統統沒用,他不會為了所謂的齊天大圣的尊嚴,而威武不屈。

    “不行,你可是齊天大圣,你怎能向一個女的下跪呢。”

    白晶晶很堅決的拉住張百世,不讓他下跪,她寧愿自己去死,也不想看到心愛之人為她受辱。

    郝欄灑然一笑:“齊天大圣又如何,不也就一猴嗎,有何跪不得。”

    春三十娘再次訝然,她很意外,郝欄竟完全不在乎這些東西一樣,好像下跪對他堂堂齊天大圣而言,不值一提似的,這讓春三十娘無法理解,齊天大圣耶,他可不是普通人,那么高傲的他,竟不在意下跪,就如同一至高無上的皇帝,他可以毫不在乎的向臣子下跪,這是多不可思議啊。

    白晶晶這樣做,就是為了郝欄的面子、尊嚴與高傲,跟那錚錚鐵骨。

    “師妹,這負心人如此待你,也不妄你五百年的癡心等待了,正如他所說的,齊天大圣又如何,有何跪不得啊,更何況他是為了師妹你而跪,這不是他理所當然該做的嗎?這是他對師妹你愧疚的彌補”

    春三十娘可不想這個時候,郝欄被勸得回心轉意了,萬一他真的寧死不跪了,自己又能如何啊,總不能殺了他啊,自己畢竟是為了唐僧肉,羞辱齊天大圣只不過是她臨時起意的,尋找一些快感而,羞辱不是目的,吃唐僧肉才是目的。

    白晶晶頓時有種不知該說什么好的感覺,好像她師姐說的也并非沒有道理啊,更說進了她心里,自己癡心等他五百年,他為自己一跪又有什么啊,對于五百年的癡心等待,這一跪算什么啊,微不足道啊。

    所以白晶晶一下子又糾結了起來,跪是理所當然的,可他不是一般人,怎么能隨便跪呢,這跪的可不是跪,跪的可是尊嚴、自尊以及那威名,這么一跪,這些東西都不復存在了,這對于齊天大圣而言,是件比殺了他還要難受的事啊。

    可是他對不起自己,為了自己跪下,為了彌補她而跪,這不是應該的嗎,難道不應該嗎?

    郝欄看得出她的糾結,一是自己應該跪,二是自己不能跪,這種事若放在普通人身上,這根本不是問題,不用糾結,可他偏偏在她眼中不是普通人。

    世上有很多事如此,普通人家會為了幾百塊而爭執不休,可若放在那些家財萬貫之人身上,他們根本懶得去計較幾百塊,更不可能為了幾百塊而爭執起來,同樣的事,放在不同的人身上,結果可能截然不同。

    “晶晶姑娘,你是為救我而中的毒,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應該盡全力去做,更何況只是這么一跪而已。”

    郝欄說得很輕松很隨意,表現得他根本不在乎跪下這事。

    可白晶晶不這么認為,她認為他是因為愧疚,才違心這么說的,他剛剛還說了,為救他而中毒,這不就是愧疚嗎。

    春三十娘都看得有點不知該怎么說了,一個因愧疚不顧身份而跪,一個想讓他跪,卻因為愛他,不讓他跪,本來很簡單的一件事,一下子變得剪不斷,理還亂了,多復雜似的。

    “臭猴子你看到我師妹有多愛你了吧,這個還用我說嗎?”

    春三十娘問郝欄,郝欄沉默了,他總不能說我其實不是孫悟空,你們都認錯人了,你們都誤會了,可這話沒人會信,她們兩人反而會想,他是因為貪生怕死才這么說的,總之,糾纏了這么久,根本不是想說,就可以說得清的了,往往事實是最難讓人相信的,更何況郝欄雖不是孫悟空,可他的身體就是孫悟空啊,這更說不清,也不可能說清,更不會有人信。

    “師姐你不必再說了,為——他——而——死,我心——甘——情——愿。”

    白晶晶一字一字說出口,憾動著郝欄的內心,以及他的靈魂,這份情太貴重了,太深了,同時他又有少許失落,因為她深愛的那個人,心甘情愿為其死之的人,不是他郝欄,而是五百年前,那個叱吒風云的齊天大圣。

    “如果有一個女子這么愛我,我死而無遺了。”

    郝欄心中大嘆:“孫悟空啊孫悟空,你何德何能,讓一個女子如此對你啊,為何我不是你啊。”

    這讓郝欄心中都有少許忌妒了,他雖然占著孫悟空的身體,可他始終清楚他是郝欄,而不是孫悟空,白晶晶愛的是孫悟空,而不是住在孫悟空身體里的郝欄。

    “哼,今天這個負心人,不跪也得跪,由不得你們說了算。”春三十娘突然出手了,凌空一掌打飛了白晶晶,意思很明顯的看向了郝欄。

    “我早說過,只要你能出手救她,我跪又何妨,你不需出手傷她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西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