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卷 73貪生怕死

作者:柳州螺獅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菩提老祖雖然還沉浸在極度的自戀當中,但他還是不忘說道:“雖然我佩服自己無敵的智慧,不過,這個時候我還是先溜為好吧,再見了年輕小伙,祝你好運哦。”

    菩提老祖說完,捌著個瘸腿就想一走了之了,他當然是想這樣了,可郝欄怎能容忍他這么無恥啊,事情都是他惹出的,想拍拍屁股就走,那有這么好的事啊,想都別想。

    “葡萄你還是不是神仙啊,我可是傷員,你居然想丟下我這傷員一人逃走。”

    郝欄一把抓住了菩提老祖,沒有讓他就這么瀟灑的離開了,也不想讓他這個幫手離開,因為受了傷的他,即便有心逃,也壓根逃不了多遠,所以,想逃,絕對得依靠菩提老祖的幫忙,更何況還有白晶晶這個傷員在呢,他不可能拋下白晶晶的。

    “干什么干什么,年輕人你想干什么。”

    菩提老祖一臉不愉快的回頭看著郝欄道:“年輕人,你難道沒聽說過,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嗎?”

    “沒有。”

    郝欄很絕決的看著他道:“我只聽說過,神仙為了救鳥,可以割肉喂之,更何況是救人,所以你應該拼了神命,也得救我們。”

    “我們?”

    菩提不解的看著郝欄道:“喂年輕人,你說的那神仙是禿驢,而不是我這種小仙小神,所以那套別用在我身上,更何況你還想讓我救一妖。”

    “救一妖又如何,難道妖就不是生命啊,天下間物物平等,難道你沒聽過?”

    郝欄有些許氣憤的說道,他清楚,菩提老祖不是因為妖什么的才不救,而是他壓根從來沒想過救,或者說他生怕救了,會被牛魔王惦記上了,這才是他最心底的想法。

    菩提老祖一副很肯定的點頭,一絲也未猶豫的說道:“是的,我從未聽過,現在你可以放開你的手,讓我走了嗎?”

    “媽蛋,你個混球,老子好聲好氣的跟你說,你還這么貪生怕死,自私自利,你丫的究竟還是不是神仙啊。”

    郝欄有點恨鐵不成鋼,泥妹的,老子都說到這份上了,你一神仙,為了面子尊嚴什么的,好歹也裝一下要救人吶。

    菩提老祖還是半點也未猶豫的點頭道:“是的我不是神仙,我只不過是一受了傷的老頭,你就當可憐老人家,放開手讓我走吧,好不好啊,你看我這么老,胡子這么長,腿還一捌一捌的,這么可憐,你難道就不能發一點點對我老人家的慈悲,放開我。”

    郝欄頓時無語了,一個神仙怎么能,就這么痛快的承認了他自己不是神仙啊,還說出這么不要臉的話來,真的是一點節操也不顧啊,這簡直是讓人快瘋了,神仙怎么能如此的因貪生怕死而這么不要臉啊。

    天空上的激戰還在繼續,葉添龍與牛魔王打得難分難解,一時之間還分不出勝負,正因如此,十幾個回合后,兩人此時都很默契的停下了手,很是平靜的看著彼此,各自臉上,都帶著深深的忌憚。

    “牛魔王,看來你也不過如此而已,想一叉砸死我,恐怕還得再練個數萬年,才有一絲絲可能呀,不,是一絲絲可能也沒有,因為數萬年后我會更強。”

    葉添龍凌立在天空上,平淡的看著牛魔王道,但內心卻有些糾結了起來,已有了少許退意,這樣與牛魔王硬拼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牛魔王自然也不會弱了自己的威名,他輕輕一笑道:“數萬年,到那個時候你恐怕早死了,想找根骨頭也找不到啊,現在我只不過不想殺你而已,不然你以為你還能活著。”

    “這個家伙真不知是何方神圣啊,現在我依然猜不透他,不過他的實力確實很強,不比我弱多少啊,真想戰勝他,恐怕不拼命是做不到的了,這么蠻干不值得啊。”

    牛魔王心中一下子也萌生了退意,這么拼個你死我活,實在沒有意義,更沒有必要,這只是其一,其二是,牛魔王依然看不透葉添龍,葉添龍的戰斗風格像妖族,但身上又帶著少許超凡脫俗的氣息,實在分辯不清他是那路人物,是妖是仙還是魔啊。

    雖然牛魔王的話不饒人,但葉添龍也明顯感覺到了,牛魔王的語氣也沒那么強硬了,他自然明白,牛魔王大概也萌生了跟他一樣的想法,并不想因為幾句話這小事,而拼個你死我活,這么干太愚蠢了。

    兩人到了這個境界,這點道理自然明白,有時候面子什么的,只是做給別人看的,不可能真為了面子連命都不顧,那樣的話,真是白修煉到如此強大的境界了。

    萌生了共同想法的葉添龍與牛魔王這時很有默契的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出了對方的想法,但是身為強者,又都有著各自的驕傲,又豈會愿意先提出擺手言和,所以兩人一時陷入了尷尬之中,誰都不想再打了,可誰也不想先開口提,都希望對方提。

    春三十娘此時躺在地面上,看著突然停戰的兩大強者,心中已有些麻目了,他們都太強了,強得太可怕了,自己這點能耐,在他們面前,顯得微不足道,雖然不知兩人為何停戰了,但春三十娘現如今,已絕了吃唐僧肉的念頭,與這般強者爭奪唐僧肉,跟自尋死路有何分別啊,她現在只想著,若是能僥幸活下來,或許該償試著過一些有酸甜苦辣的日子,這未償不是一種修行,她已然明白了,只是苦修,很難變得如此強大。

    “只不過我想活下來,談何容易啊,那個與牛魔王戰了個幾十回合,并不輸于牛魔王的可怕人物,以他緊慎的性格,豈會不斬草除根啊,雖然我現在在他眼中,弱得很不堪一擊。”

    春三十娘心中自嘲了一句,臉上出現了少許苦澀,她忍不住回憶,自己這快要結束的一生,究竟做了什么,值得刻骨銘心的事啊,她想了想,一件也沒有,她沒有刻骨銘心的愛過一個人、恨過一個人、想過一個人,癡心等過一個人,她現在明白了,為何自己會羨慕師妹,因為自己師妹經歷過愛恨情仇,酸甜苦楚,人生不是自己這般空白,仿佛白來世間一趟,她死了也不會有人為她傷心落淚,好似她活在世上是多余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西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