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鳳凰雪山 第三章 雪山叛亂

作者:向末聞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白遠棠握住林小瓊的手,只覺她手冰涼的涼的,同時冒著絲絲冷汗。雖然林小瓊心中對此早有準備,但聽到這三個字身子亦不由一顫。白遠棠把她的手緊緊握住,同時鎮定的對林小瓊點了點頭,一副相信我的表情,其實他心中害怕的很。

    念了一百名護靈的名字,這一百人中白遠棠,楊鑫和李一山都在其中在一眾侍衛的挾持下走進大紅門。

    白遠棠這也說不出是什么感受,跟隨眾人進入子大紅門,只見其后是一段向下的白玉石階,石階過后是一道約莫尺許深三尺寬的石槽,而其對應而上的兩邊墓墻俱有一道凹下去的槽面。略抬頭看,上方的墓頂上面一塊三尺厚的封墓石正用鐵鏈懸著,封墓石正對著下面的石槽。白遠棠心中暗嘆:“這塊石板落下來,這墓到時就真封死了”。

    跨過石槽,來到一段圓券形頂的寬闊甬道,墓墻兩旁每隔數尺就燃著一盞長明燈。過了甬道就到了方正的地下大廳,整廳中空蕩蕩的,大廳正中間只擺著一個丈許高的三足大鼎,大廳四角各擺著一只燈奴。繞過大鼎,穿過鼎后的門,來到一個方正的地下很大的大廳,大廳中間立著十數塊玉碑,玉碑上刻滿碑文。每塊玉碑下都趴一只形態各異的馱碑神獸。四面墓壁和墓頂上都畫滿了各種壁畫,可白遠棠等亦無心觀賞。

    有看了看李一山兩人,只見兩人,點點頭,伺機而動。

    最后來到了寬廣的地下空間,上面券形頂,一個倒梯形的結構,像梯形狀一層一層的階梯式上地擺滿棺材,棺材都是里梯形的底部是一水池。血池中間筑起一個白玉砌的石臺,石臺上面正擺著一其紅玉棺槨,看來里面裝的就是永和帝的靈柩了。墓頂上雕著巨大的雙鳳纏日圖。圍在永和帝靈柩的下的擺著一圈黑色陶罐,黑色的六七十個之多,只見罐上的封臘都是剛澆不久的。

    守著墓口。

    看著那些不知什么木料制成黑棺,整齊的排在一階階的石臺上,棺蓋一律打開,靠著棺壁

    李一山白遠棠對了一眼,并相互點了點頭,同時手漸漸往懷里那粗劣的匕手探去。

    這時候,最右邊的幾個護靈侍突然出手,把身旁的幾個守衛轟倒,但隨即七八個守衛立刻圍了上來,幾個呼吸就把那兩人斬落地下。

    白遠棠三人見些,臉色一青,探往匕手的手主刻縮了回來。

    那兩人倒在地上呻吟著,鮮血不斷的從傷口往外涌。一名守衛正欲上前把兩人解決掉,只見一名領頭的把他擋了回去,道:要活葬,活的。

    這情景,一時把他們那蠢蠢欲動心澆滅。

    楊鑫搖了搖頭,像在說現在不是時候,上去肯定是送死的。接著他又點了點頭,似乎在說相信我。

    祭師冷冷的掃了一眼白遠棠等,緩緩道:躺下去!

    聲音不大,清清楚楚,心間一凜。看著那此手執鋼刀的侍衛,一個個面無表情的站著那里。

    眾人唯有依言,躺了下去。

    白遠棠也依言坐入棺中,手觸碰到那冰涼的棺壁,這股冰涼直鉆進心底,未待他回過意來,就被兩雙粗魯有力的大手按了下去,緊接著就是嘭的一聲,同是眼前一黑,棺蓋就這樣蓋了上來,

    心一驚,忙的用雙手去推,只覺棺蓋被牢牢扣住,像著大山一樣沉重,聽到一陣釘棺釘的聲音,聲音透過棺木傳入耳中,聲音奇大,震得雙耳嗡嗡作響。

    鐺鐺鐺的,只道釘了十多枚棺釘。

    白遠棠用力推了推棺蓋,厚實的卻棺蓋一動不動,運起真氣灌輸雙手,用力一推,可是厚實的棺材還是一動不動。心想難道就這樣死在這里么,想了又想縱使出了棺材又怎樣,那道石門一關,那不是關在墓里,最終也是死路一條。想到這,心中一陣暗然。

    可轉眼一想到林小瓊,不行,縱使是死也得試上一把。

    于是黑暗中,雙手沿著棺蓋四壁摸索一把,并不時敲幾下。由于棺內空間狹小的原因,身體難以隨意轉動。所以白遠棠雙手所能觸碰的都是棺材的上半部。

    白遠棠只覺棺材四壁猶如四面銅墻鐵壁一樣,而棺材最薄的一面即是棺材底部,加之棺內空間狹窄,難以借力。棺材底雖然薄,但根本無可出力。

    看來突破口唯有從棺材蓋上找,而且棺材蓋是后面才與棺身接合的。可是白遠對著棺材蓋推了推,棺材蓋還是一動不動。就在白遠棠準備放棄的時候。

    只聽得棺材的左壁響起一陣鐺鐺的聲音,明顯就是有人用手關節在棺外壁敲擊所至的,同時外面傳來一個人壓著嗓子的叫喊聲:遠棠遠棠。

    白遠棠聽聲音先是一驚后是一喜,竟然是李一山的聲音。難道他已經逃出了棺材?不待白遠棠多想,外面又傳來王一山的聲音:遠棠遠棠。同時敲著左側的棺壁。

    白遠棠不再多想,連忙答道:我在這里,一山,說完也敲了幾下棺壁以作附和。

    又聽外面傳來李一山的聲音:你等一會。

    白遠棠答了一聲好,外面就沒聲音了。良久,只聽得棺蓋被什么扳動,聲音透過棺木傳進耳中,感到異常的大聲,不一會棺蓋間有一道光線射入,棺蓋已被扳開一道裂縫,透過裂縫正看見一個身影在用一個條形狀的東西小心翼翼的扳著棺蓋,怕發引起太大的聲響。看那身形正似李一山,白遠棠心中大喜。一盞茶的功夫,整個棺蓋就被扳開,白遠棠從棺中跳出,正見一人站在身前,這人卻不是李一山。

    白遠棠正想說話,卻見李一山兩人對他作了個禁聲的動作,并用手對著身后。然后看著兩人把棺蓋重新蓋上,拉著

    白遠棠正想問李一山是怎樣逃出棺材的,黃一山就道:是楊鑫把我救出來的。他們還在外面。

    白遠棠道:我要把小瓊也救出來。

    李一山看了白遠棠一眼,又看了楊鑫一眼道,想了想:好。我和你去。

    于是讓楊鑫留下來把風,白遠棠和李一山兩人又來到主墓室。

    看著這一排排棺材,一時兩人一陣茫然,也不知那個是才是林小瓊。據白遠所知林小瓊是最后兩批進來的,那肯定不是最里面那幾排了。

    白遠棠跟李一山商量了一下,決定分頭找,從外圍往里面找。

    不可能每副棺材都扳開來看,所以白遠棠首先在棺身上敲幾下,然后壓著嗓子喊道:小瓊!小瓊!

    白遠棠發現幾乎所有棺材里面的人都是活著的,他只要聽到不是林小瓊的聲音,就立刻換一個。可是有時候遇到一較為熟悉的人,在棺材里喊求他救助,他也唯有置之不顧,這也使他很內疚,甚至有一種罪惡感,但他明白他救不了這么多人,到時候可能把李一山他們也連累了,所有人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這個輕重之分,他還是懂得的。

    白遠棠一連換了數十副棺材,都找不著,他心中漸漸有些躁動不安,他看了看不遠處的黃一山也在尋找。不一會又找了十來個。其中有幾副棺材里面沒聲音的,這也讓白遠棠冷汗直冒,心想里面會不會是林小瓊,她會不會死了,想到這他也不敢想下去了。但他也不敢浪費時間,只好把這些不確定的在心中默默記住。到時候真的找個遍也就不著,那只好回到這,大不了把這些不確定的都拆開來看。可愈到后面,遇到棺中無人作答的愈發增多,白遠棠的心也不由涼了幾分。

    “小瓊!小瓊!”

    在一副棺材前,白遠棠叫了幾聲沒人答,那唯有默默做好標記,正欲轉身離去,只聽到里面嗯的呻吟了一聲。這輕輕的嗯的一聲,直聽的白遠棠腦中一震,白遠棠連忙轉身敲了敲棺壁,道:小瓊!是你嗎。

    只聽見里面輕輕的傳來:嗯!遠棠。

    聽到這白遠棠大喜,正是林小瓊的聲音。白遠棠連忙把李一山招來,李一山也是一喜,快步走了過來。

    就在這時候,楊鑫跑進主墓室,對他們擺了個手勢,張嘴作勢說了一句話,雖沒有發出聲音,看其嘴形可知是在說:他們來了。

    白遠棠兩人也是一驚。白遠棠匆匆對棺里的林小瓊道:你別作聲,待會我來救你。只聽里面嗯的作答了一聲,白遠棠就迅速轉身離開,由于前面的墓道是唯一的入口,所以白遠棠三人亦唯有伏在最后一排的棺材后面躲著。

    不一會,從外面走進三人。

    待了好一會,再沒有人進來的時候,楊鑫再跑的洞口處把風,白遠棠和李一山兩把林小瓊救了出來。

    林小瓊一脫棺材,看到眼前的白遠棠,心中一蕩,嬌吟一聲,直撲其懷,淚水在眼中晃了幾晃。

    李一山見此,也識趣的離開,來的楊成坤那兒。

    白遠棠和林小瓊簡單說了幾句事情因由,雖然現在從棺中脫困,但能不能逃出去還是另一會事。

    李一山,想

    白遠棠:你想救就救吧。

    李一山又看楊鑫和林小瓊一眼,只見是他兩都點了點頭。李一山大喜:我知道她在那?

    來到一副棺材旁,敲敲沒反應。

    白遠棠:你決定。

    李一山看了兩人一眼,然后堅決的點了點頭

    白遠棠:那我們打開吧。

    棺材內躺著一人,正是李一山嘴中的李雪蓮。

    一動不動的躺在棺中。

    白遠棠和李一山,推了推,亳無反應,

    探其口鼻早一已沒有呼吸。什么在棺蓋內窒息,不會,也不到半天,加上她也修《鳳凰訣》。

    敲了敲旁邊的棺材,里面也毫無反應。扳開一副,里面躺著一個護靈侍,也死去多時。敲了幾個都沒反應,不用拆了,都死了。

    白遠棠:這棺材有問題。

    李一山恍然大悟。

    俯身棺內察看,棺壁兩無色無味。叫幸,脫早不然也毒死,一想林小瓊,慢一步。心中不由冒陣冷汗。

    四人小心翼翼的走出主墓室,穿過甬道,來到前室

    據白遠棠等人了解,吉時才會進行封墓

    石門是唯一的出口,在石門關上前,中。

    先帝昨晚托夢給我,怕孤單寂寥,想諸位留這陪他。

    只見一股暗紅的液體從紅色扇門下的縫隙蔓延而入,沿漢白玉石階往下流,最后注入那道石槽。

    跨過盛著血水的石槽,踏上石階,石階上的血微微沾鞋,楊鑫也不為意,把耳附在大紅石門上,只聽得外面靜悄悄的,然后用力推了推石門,石門間漸漸被打開了一道門縫。

    李一山看到楊鑫把石門推開,心中不由暗喜,慶幸石門沒被鎖上。

    楊鑫透過門縫往外看,只見外面此刻躺滿死尸,從后殿到廣場都零零散散的躺滿尸體,刀劍等各種兵器也散落一地,夜色中一片死寂,外面一個活人都沒有,而這些尸體都是剛才那些嬪妃,文武百官和侍衛。大紅石門前更橫著幾名侍衛,他們的鮮血正往門下滲進。

    白遠棠三人見楊鑫呆在門前,滿臉駭色,心也好奇,想外面有這么多鮮血滲進,必是發生了什么事。李一山此時忍不住對楊鑫招了招手,張著嘴的指著門外說了幾句,像在說:外面發生了什么事。

    楊鑫見此向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過來。

    李一山見此更是迫不及待的率先上前,當三人看到滿地死尸后,都驚訝得合不攏嘴來。

    往其身體一探,只覺其胸口尚溫,自知死去不久,只因山上寒冷之故,傷口暗淡發黑,血灘上也凝著一層薄薄的血霜。

    白遠棠和楊鑫對望一眼,心中皆感詫異。

    林小瓊眼尖,卻見地上一人的食指跳動了幾下,這個還未斷氣,白遠棠等人順他目光看去,武官打扮的,楊鑫上前的輸一到真氣過去,不一會,悠悠醒來,問什么回事,只聽那武官斷斷續續地道:大將……軍……逆謀……造……還未說完就斷氣了。

    李一山兩眼一亮,道:好啊,趁他們在亂,我們趁機下山去,這正是逃跑的大好時機。

    可白遠棠等人也大概明白是什么會事了。大將軍楊杰想借機鏟除皇帝,自己當皇帝。

    四人來到配你

    來到倦縮在角落處,文臣打扮還有幾個嬪妃

    王杰身后隨著一百余名守衛

    叫靕奎出來,我要和他當面談談。

    先帝遺命,與先帝共穴,榮幸之極,抗拒先圣旨意。楊大將軍怎如此糊涂不清,與其謀亂

    只要楊將軍放下干戈,今晚此事既往不究

    楊杰對此冷哼了一聲,

    為何

    西越國泰太平昌盛,載軍,以減少軍糧輸出,國庫消耗,農事

    此時楊杰左手袖口一抖,一縷銀光一閃而出,直往正惠帝臉門激射而去。

    那老者大袖舞起,手受傷,鮮血往下滴

    猝不及防

    楊杰見不能得手,二話不說

    打了起來,

    將軍削減他的兵權其中一步,最后可能一封書信告老還鄉

    來早有預謀

    這時候西側房舍間傳來一陣打斗聲。同時夾著叫喝聲

    過了半個時辰,打斗聲就慢慢的平息了下來。

    來了一對守衛尋

    ………………

    這時四人屏住呼吸,大氣也不喘,

    就這時候,只聽得當啷的一聲,不知是誰碰到了一個金屬小瓶的。

    “咦……”

    屋外外反應

    楊鑫低聲道:我去把他們引開。只見他話音未落,就跑了出去,根本不待白遠棠三人作出任何反應,一時弄得三人不知所措。

    幾人中,以楊鑫的修為最高,但平時都以白遠棠為首,因為以他的年齡最大,比李一山和楊鑫兩人都大一兩歲。

    白遠棠:楊鑫他這么沒有回不會是遇到什么麻煩吧。我去看看。

    “小心。”

    林小瓊握住白遠棠的手,神色擔心的說道。

    白遠棠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并沖她點了點頭,然后轉身離去。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西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