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六章 交換

作者:龍千古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神識之力嗎”天煞老怪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不見他有何動作,口中僅是發出一聲低喝,驟然間一層無形波紋涌動而出,且愈漸凝實,仿如實質般的黑色光幕一般。

    下一刻,一聲巨響,風暴狠狠地撞擊在黑色光幕之上,竟發出一陣陣巨大的轟鳴,那黑色光幕表面產生了一絲絲電芒,在空氣中流竄不已。

    “兩位道友的神識之力果然不俗,但與老夫相比卻還相差一籌。”天煞老怪似笑非笑道。

    “天煞老怪,大話可不要說的太早,我們的神識秘術還未發揮到極限”灰袍老者一副不服氣的說道。

    “那就可惜了。因為老夫已經忍不住要將兩位擊殺了”天煞老怪發出一聲邪笑后,突然大喝道“祭神”

    一聲轟鳴,高空中突然烏云翻滾,竟現出一個巨大的灰蒙蒙能量漩渦,緊接著兩只足有二十余丈的白色骨爪從中一探而出,對準下方的灰袍老者與紫衫老嫗一把抓下。

    二人驚駭莫名,還未等他們躲閃,就已經被巨爪抓在手里,然后巨型骨爪往回收縮,連帶二人一起沒入了能量漩渦之中。

    最終漩渦憑空消失,但奇怪的是,灰袍老者二人仍舊盤坐在半空中,似乎從未挪移過位置,但兩人的表情卻變得呆傻不已,似乎變成了白癡。

    “兩位能夠在臨死前見識到老夫祭神術的威力,也不算白活了。”天煞老怪哈哈大笑一聲后,一揮手,二人身軀竟如流沙一般,漸漸消退,最終只剩下了兩枚玉戒,被他攝到了手里。

    然后天煞老怪一揚手,那頭黑蛟與青芒也恢復了本體,同樣被他收入了袖中。

    一個模糊,天煞老怪在半空中驟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卻已經站在張乾身邊了。

    此時,張乾已經被剛剛一幕驚嚇的說不話來,只是用不可思議的目光,怔怔的望著眼前的天煞老怪。

    剛剛的一幕他自然看的清清楚楚,他想不通,為何那巨大的白色骨爪將灰袍老者與紫衫老嫗抓進漩渦后,二人的本體卻依舊就在原地

    “難道剛剛是專門針對神念的攻擊,被絞殺的,也只是二人的神念”突然,張乾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里驚呼了一聲。

    他記得自己得到過一種喚作祭魂術的秘術。

    此術不但可以通過吸收他人的神念之力為己用,還能夠直接發出對于神魂的實質性攻擊,使得修士在一瞬間神魂俱滅。

    至于張乾剛才所看到的一切,也并非是肉眼所見,而是他的神魂被震懾后,心中產生的幻想

    這種現實與虛幻的轉換,相信任何人在瞬息之間都要將性命淪喪其中。

    “小友應該修煉了太陰真功吧”忽然,天煞老怪冒出一句讓張乾為之一愣的話來。

    “前輩是怎么猜到的”張乾心頭一跳。

    當年除了風靈谷的秦玉淑外,別人根本不知道此事。他可不認為對方身負未卜先知的逆天神通。

    “這冥河之上,即便是化丹后期修士都難以逾越,你不過化丹初期,雖是一品金丹,但與后期修士相比,也還差著幾籌。唯一的可能,就是你修煉了某種至陰邪功,不受冥河之氣蒙蔽,這才能夠安然無恙的躍過此河。

    而世間至陰邪功屈指可數,最有可能的,自然就當屬消失百余年之久的太陰真功了。”天煞老怪恍然后,這才笑著說道。

    “不瞞前輩,晚輩當年的確獲得過半部太陰真功。”張乾說著,伸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簡。

    “你倒是聰明”天煞老怪滿意的笑了一聲后,將玉簡接了過去。

    “果然是太陰真功不假你可知道后半部功法在何處”天煞老怪查探了一下玉簡中內容后,若有所思的問了一句。

    “晚輩是在一處山洞內尸骸身上無意中得到的,當時只有半部,至于另外半部,晚輩也不得而知。”張乾回道。

    “尸骸你可知道那尸骸的主人是誰”天煞老怪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那具尸骸隕落的時間極長,且沒有留下其他證明身份的物品,所以對其來歷,晚輩也不甚清楚。”張乾半真半假道。

    “這樣啊。那除了太陰真功外,你有沒有發現一只藥鼎”天煞老怪目光微瞇起來。

    “這倒沒有。不過,晚輩記得,那具尸骸是被人用利器從身后擊穿金丹而亡,想來即便有何東西,也早已被對方奪走了。”張乾眼珠一轉。

    他當年不會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完完全全的講述出來,當所說所言,也都句句屬實,相信以天煞老怪的城府,是能夠聽得出真假的。

    “被人刺穿金丹而亡”天煞老怪眼底冷芒閃爍,譏笑道“想不到老夫尋了他百年之久,居然還是被那人先下手為強了。”

    對于知道事情始末原委的張乾來說,當然已經猜到天煞老怪所說的那人,就是只得另外一名師兄弟了。

    既然馬崇元不是天煞老怪所殺,可以斷定,此事就是另外一人所為,至于那只丹神鼎,恐怕也早就被對方得到了。

    天煞老怪將玉簡收入囊中后,瞅了張乾一眼,“你阻擊正道門派有功,又獻上了老夫找尋已久的太陰真功,不知你想獲得什么賞賜,只要不太苛刻,老夫都會滿足你。”

    “前輩所言為真”原本張乾還以為自己要吃一個啞巴虧,誰知道對方居然還要賞賜自己寶物,這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也是,一位元嬰大修士,如果想要殺他滅口的話,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哈哈老夫雖是魔宗太上長老,但向來言出必行,不似那些正道修士,一個個全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天煞老怪顯然對正道修士的作為極為不屑。

    “那晚輩就斗膽了”張乾猶豫了一下后,忽然躬身施禮道“傳聞冥河島上蘊含冥河神水,不知是真是假”

    “原來你想要冥河神水。”天煞老怪點點頭,道“可以,這一瓶便是冥河神水,就當做給你的報酬了。”

    他手掌一翻,掌心里就多出一只不過半尺高的白玉細頸瓶。

    “多謝前輩”

    張乾心中大喜,但表情卻未曾顯露,將玉瓶接過后,趕緊施禮道。

    “這是你應得的。”天煞老怪難得的露出一副笑容,上下打量了張乾幾眼,忽然問道“你可有意進入朝圣宗”

    “這晚輩尚無此意。”張乾愣了下神,但很快便婉言謝絕了。

    “有意思。那血刀門不過是一個三流門派,相反朝圣宗卻是魔道大宗,且日益強大,有望問鼎云海國第一大宗門,難道你就一點不心動嗎”天煞老怪對張乾的回答有些興趣。

    有多少人都想進入朝圣宗,但都被拒之門外,他想不到眼前這名小小的化丹初期修士,居然會拒絕這個極為誘人的事情。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江西11选五走势图